当前位置: 陵东资讯 > 国际> 埃及革命回来了?

埃及革命回来了?

发布时间:2019-11-08 14:57:56 人气:3396

副刊的作者:副刊的顾客

"埃及革命回来了。"

20小时前,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以这样的标题报道了埃及20日开始的抗议活动。

在开罗,数百名示威者高呼口号,走向解放广场。随后,苏伊士、亚历山大、吉萨等城市爆发了抗议活动。抗议的发起者穆罕默德·阿里也呼吁下周五举行“百万人”游行。

西方媒体用“罕见”这个词来描述抗议。除了塞西“严格控制社会”的暗示之外,这个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期间处于风暴中心的国家,自埃及总统塞西2014年正式就职以来,已经逐渐稳定了社会,几乎没有大规模示威活动。

这个正准备从色彩革命中崛起的国家会陷入一场新的色彩革命吗?

惊讶。

这是刚从埃及回来的刀哥对抗议消息的第一反应。

据非官方估计,那年“尼罗河革命”席卷了这个古老的文明之后,埃及经济萎缩了至少15年。无论“革命成就”有多辉煌,国际机构都不尊重。惠誉将埃及主权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B”,世界银行以“埃及政局不稳”为由推迟发放48亿美元的救助资金。

自从塞丝掌权以来,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促进经济发展。至少从数据来看,经济正在持续复苏。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报告,埃及将成为中东和北非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为5.5%,是2008年以来最强劲的增长。

埃及抗议的原因也令人惊讶——一名自称穆罕默德·阿里的男子在脸书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其中他自称是建筑承包商,为埃及军队工作了15年,非常了解军队资金的处理,并掌握了塞提的“腐败罪行”。

他声称塞西涉嫌滥用基础设施项目资金,在总统府、别墅和酒店浪费了数百万美元的公共资金。塞西的妻子也浪费了大量公共资金。他还点名批评了政府交通部长和一些军事领导人。

这段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病毒传播,并成为埃及网络上的一个流行标签。阿里然后扔掉了另一段视频,对塞西大喊,“你的时间到了”,并敦促埃及人走上街头。几个埃及城市发生示威后,阿里又添了一把火,敦促埃及人占领视频中埃及的所有主要广场。

被称为“中东有线电视新闻网”的半岛电视台评论说,有能力的不是阿里,而是“人”...正在寻找某种火花,阿里已经给了他们。”

一些专家认为阿里对塞西的指控站不住脚。他列举的基础设施建设本身将花费大量资金,总统府也是一个必要的市政建设。

然而,总统、他的家人和亲密的伙伴仍然通过花费大量纳税人的钱点燃了公众的愤怒。换句话说,这只是人们表达对经济状况和自身状况不满的一个渠道。阿里是否说了什么并不重要。

熟悉埃及问题的专家向刀哥解释说,虽然埃及的经济数据很亮,但实际情况并不那么好。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希望依靠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来刺激经济增长。然而,这些大型项目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来改善人们的生活。人们不能立即享受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相反,他们觉得这些项目增加了外债。

尽管整体经济正在复苏,但埃及的贫困率正在上升。根据埃及中央公共动员和统计局7月份进行的抽样调查,在2017-2018财政年度,约32.5%的埃及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每天生活费不到1.5美元。这一比例不仅比2015年调查的27.8%有所上升,而且是本世纪初的两倍多。

另一方面,埃及的青年就业问题没有改善。刀哥在埃及看到的是,即使是最好的公立大学开罗大学和艾因·沙姆斯大学的毕业生也很难找到工作。当时,刀哥的酒店服务员是开罗大学工商管理系的毕业生,汽车司机来自开罗大学英语系。这对当地青年来说是一份体面的工作。基本工资约为1500元人民币,主要靠微薄的收入生活。

当然,埃及的经济问题是个老问题。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社会动荡造成的金融损失和经济萧条遗留下来的“旧账”尚未解决,这是对任何领导人的考验。

在2011年“高举旗帜”的中东和北非国家中,埃及已经是社会和经济复苏较好的国家。无论当前的抗议结果如何,我们都能从中看出这些国家稳定的脆弱性和维持稳定的困难。

观察过去十年左右经历过颜色革命的国家的政治和社会动态,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现象:颜色革命并没有给这些国家和地区带来“荣耀”,摆脱“民主”和“自决”的领导人往往发现难以控制局势,并将被摆脱新的“民主”和“自决”的领导人驱逐。

颜色革命根本不是一条光荣的道路,而是一袋冰毒。那些吸过颜色革命的人会上瘾,并陷入用颜色革命推翻颜色革命的循环。

2003年,格鲁吉亚第一个举起颜色革命的“反国旗”。前总统谢瓦尔德纳泽耻辱地下台。反对派领导人萨卡什维利手持玫瑰建立了一个“民主政府”,声称要根除格鲁吉亚的腐败。然而,和他一起参加颜色革命的同志们变成了新的反对派。萨卡什维利也在2013年的选举中下台,并在一系列调查后被迫逃离美国。

乌克兰的尤先科在2005年通过橙色革命击败了对手亚努科维奇。仅仅六个月后,尤先科与前季莫申科同志闹翻了。2006年,亚努科维奇再次当选为总理。尤先科在2007年解散了议会,并与季莫申科联手,反对亚努科维奇,季莫申科此前已经下台。在2010年总统选举中,亚努科维奇接连击败尤先科和季莫申科。2014年,乌克兰公民再次走上街头,亚努科维奇逃到俄罗斯,尤先科的前盟友波罗申科上台。

蒂达的社会矛盾与执政总统。颜色革命没有给这些国家和地区带来稳定的原因是颜色革命本身令人上瘾。对于有政治野心的人来说,它见效快,使用方便,打击准确。原来在同一个“革命队”里的“同志们”都纷纷效仿,经常互相插刀,用颜色革命推翻颜色革命。

更重要的是,色彩革命打破了这些地区原有的社会稳定,人们对政府和秩序的敬畏消失了,自由放任的思想有相当大的市场,各种非政府组织众多,外来干涉的力量增强了,色彩革命后的社会经济普遍不如以前,这往往导致一种积累困难的局面。人们的愤怒很容易点燃。他们不一定反对某个领导人或某个政府,而是对社会本身感到失望。颜色革命非但没有缓解这种失望,反而把急性疾病变成了慢性疾病,把肝硬化变成了肝癌。

珍惜生命,远离色彩革命。

这篇文章中的图片来自互联网。

云南十一选五 贵州快3 快中彩 11选5购买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 confideapp.com陵东资讯 Copy Right 2010-2020